R-18提醒。未滿18歲請勿觀看。

 

※   大綱流Master嘰xServant羨。

※   題名梗來自fate/stay night (菲特/今晚留下來)

※  原著魔改,參考部分fate設定。

 

天雷滾滾的OOC警告,忘羨不得不在沒有互通心意的情況下先%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出這麼雷的東西,但我還是想寫()

PS. 信誓旦旦的大綱流這回總算成真了

 

03 君不知

 

「哈…………

可疑的吞嚥聲和衣料磨擦的聲音源自一間靜僻的石室。

樸素簡潔的室內除了一桌二椅外就只有一張單人榻,此刻還有男人的低喘充盈其中。

 

藍忘機端坐在床沿,雙手握拳,似乎苦苦克制什麼。

中衣下擺被撥到一邊,褲帶被解開,剩下就看不到了——魏無羨跪在他兩腿之間,恰好把那處遮得嚴絲縫合。

遮不去的是那偶爾能聽見的曖昧滑膩水聲,以及藍忘機異常蒼白的臉色。

男人吞得辛苦,那碩大的陽物頂得他雙頰鼓脹又發痠,卻一點軟化的跡象也沒有。

藍忘機不想他這樣,可是也沒有其他辦法。

用其他方式只會讓他更疼。

 

唾沫沿著眼前男人的嘴角流下,藍忘機伸手替他擦拭了,顫巍巍的。

 

藍忘機不知道他心中炙若火燒的感情,還能在魏無羨面前悄然潛伏多久而不潰堤。

激戰後魏無羨脫力倒在他懷裡的樣子讓他心中一痛。他只想緊緊地、緊緊地把魏嬰永遠摟在懷裡護著,不讓任何人傷到他,或從他身邊奪走他。

 

但那是不可能的。

 

 

------

 

指名要挑戰夷陵老祖的對手被證實是夔州薛洋。

 

薛洋先行綁架幾個包含金凌在內的小朋友,要脅魏無羨出面。藍忘機二話不說陪著魏無羨赴會再明顯不過的陷阱。

 

那場戰鬥中,有被控制的走屍群、漫天的屍毒粉,扮成曉星塵的薛洋以及受他操控的宋嵐。薛洋一度靠著地利優勢命令宋嵐趁著白霧試圖擄走魏無羨。好在突然出現的女鬼阿箐指點魏無羨順利閃避,留下藍忘機一對二。藍忘機明白魏無羨的能耐,所以並不擔心;果不其然,魏無羨很快找到方法介入彼此不和的薛洋和宋嵐之間的契約連結,從短暫回復意識的宋嵐口中知道薛洋使用陰虎符賜予的咒紋控制他作惡。

在魏無羨巧妙地幫助下宋嵐倒戈弒主,薛洋在身中多道致命傷下逃跑,並命令走屍群自爆以撲殺剛被溫寧救出來的小輩們。眼見金凌等人也要被變成一具具凶屍,魏無羨無奈,只得一口氣強行奪過城中所有走屍的控制權。

超乎想像的鬼道威壓橫掃、震撼了在場所有人,但凡走屍無不縮瑟跪倒祈求。然而在小輩們反應過來前,露了這一手的鬼道共主魏無羨強笑著說要和他們家含光君私奔,拉著他忙不迭送地離開。

 

才轉過街角,魏無羨腳步一個踉蹌倚在藍忘機身上,並很快地滑了下去。藍忘機穩穩地托住了他,魏無羨埋在他胸前一言不發,然而藍忘機立刻懂了。

──方才的鬼道術法讓他靈力過度透支,已是枯竭之兆。

──隨時都有消失的可能。

藍忘機當機立斷割開自己的手腕,強餵了他一口血。還待再餵,魏無羨搖手阻攔,點點血珠便灑落在他衣襟上,像是朵朵盛開的荼靡花,怵目驚心。

魏無羨的意思很明顯──喝盡你的血也是不夠的。

藍忘機叱出避塵,揹著魏無羨急速趕往安靜的場所。

魏無羨伏在他肩頭,囈語道:

「那是金凌……是師姐的孩子

藍忘機答道:

「我知。」

……是我害的當年沒有護好他母親……

藍忘機沒有回答,感覺到魏無羨的靈力還是一點一滴從他身上緩慢流失,心中不禁沉了下去。

有甚麼比護不住重要的人更為可怕的?

 

-----

 

被帶回去的魏無羨已經非常虛弱,四肢末端甚至開始虛化,藍忘機又灌了他幾口血才勉強滯留住。

然而要在這種狀況下為他輸送靈力,藍忘機又遲疑了,魏嬰怕是頂不住他的折騰。

最後從暈眩中醒來的魏無羨向他提了這種折衷方式。用口。

魏無羨跪坐在他面前,低聲說抱歉啊藍湛。藍忘機搖搖頭,想表示不介意,魏無羨卻已低頭解開他的衣帶,專心含住了他。

 

魏無羨吞吐得小心翼翼,盡量不讓牙齒磕碰到他。他自己的慾望在柔軟的刺激下被輕易喚醒,陽物上青筋畢現,近距離瞧上去有些可畏,難以想像他竟敢用這物褻瀆魏嬰的身體。

藍忘機懷抱著滿心罪惡,腦中浮想魏無羨之前雌伏在他身下不住呻吟顫抖,要他多餵他幾次,慾望更是無法克制地高漲。

魏無羨似乎察覺他的反應,舌尖靈巧地滑過他的頂端,惹得藍忘機一陣抽氣。

含在嘴裡的東西散發男人特有的味道,混合藍忘機身上的檀香,很奇怪,魏無羨覺得自己竟不排斥。

他心一橫,閉上眼,把藍忘機那物含得更深一點。

 

賣力含了幾次,粗重的喘息聲從上方傳來,魏無羨睜眼一瞧,藍忘機面容慘淡,喉頭不住吞嚥,顯然是相當痛苦。

魏無羨心下恍然,他想藍忘機是何等皎潔君子,容許自己為他做這事已大違本性,又被他不純熟的三腳貓功夫磨半天磨蹭不出個東西,內外交集下不得紓解應該非常痛苦。

魏無羨心中歉疚,他把口中的柱體含到根部後再細緻地吐出,即使四周沒人,魏無羨還是用手將那處遮得嚴嚴實實才仰頭道:

「藍湛……你動一動吧。」

藍忘機瞥了他一眼又像燙到似地飛快轉移目光。

「你確定。」

魏無羨肯定道:

「要的要的,咱們速戰速決,也省得你不舒服。」

 

藍忘機無法承受他澄澈的雙眼以及渾然天成撩撥般的請求,他喘了一口氣,伸手扣住魏無羨的下巴,那硬到發疼的物事強硬地碾過身下人的口腔,徑直一插到底。

藍忘機沒給他回應的時間,一手按住魏無羨的頭,渴求般地狠壓向自己。

隨後,他才回復一點神智清明,有些顫抖地問:

「疼嗎。」

尺寸驚人的蕈頭直抵喉嚨深處,被魏嬰濕軟的口腔包覆,像一把火熱的利器,雀躍著,等待著。

魏無羨忍住被強行塞得滿滿的不適,輕輕搖了一下頭。藍忘機抿了一下唇,表情晦暗難解,捧著他的頭一下一下地大力抽送起來。

他壓下自己過份荒唐的旖念,違心道:

「我盡快。」

 

口腔被近乎粗暴地攪弄,魏無羨本能想吐,又不住強迫自己再三放鬆,任由藍湛狂風暴雨般在他口中肆虐。他盡可能地配合藍忘機,在那事物頂到深處時跟著收縮口腔,再被充滿力度地破開…….往往復復,直到藍忘機實現他的承諾,火熱堅挺的柱體終於在他嘴裡釋放一股腥燥的濁液。

藍忘機跌跌撞撞地後退,直覺想去安撫魏無羨,卻又想到自己幹了甚麼好事,自己方才如何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占有他,抬到一半的手便垂了下去。

藍忘機眼睜睜看著魏無羨雙眼通紅難受地想咳,偏又捂著嘴不讓好不容易得來的液體流失。直到所有的液體被他吞得乾乾淨淨,唇角手指都沒放過,藍忘機才壓下所有叫囂的慾望,伸手替他拭去眼角的淚水。

 

魏無羨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太多人意圖加害於他,藍忘機只希望自己能一路伴隨他,為他遮風擋雨到最後。

不敢奢求更多。

 

兩人累了這一場,魏無羨靈力的狀況才逐漸穩定。藍忘機取來水和毛巾要替他清理一番,魏無羨堅持要自己來,最後還是拗不過藍忘機,被制住躺在床上乖乖被擦臉。

藍忘機在清潔的同時低聲道:

「我……對不住你。」

 魏無羨將他那句話在心裡翻來覆去琢磨了好一會兒,問道:

「藍湛,你是不是想要什麼?」

 

想要你。藍湛心道。

想要你好好的。

 

……想要你,維持原狀。留下來。」

魏無羨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了藍忘機眼裡的不捨。

「噢。」

然而他實在太累了,沒多作思考便沉沉睡去。

自然沒有發現藍忘機落在他鼻尖上,有如初雪輕柔的吻。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椒 的頭像
阿椒

阿椒的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