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背景:藍忘機第一次把羨羨打包回雲深不知處的靜室後。

動畫15集沒交代睡了的那一晚,我自己腦洞補完。
藍忘機視角。

 

 

 

終於等到魏無羨沉沉睡去。

魏無羨不曉得的是,藍忘機亦徹夜未眠。

 

聽著細細的鼻息聲,藍忘機小心翼翼地把魏無羨擺成標準的藍氏睡姿,接著輕手輕腳地起身靜坐在床沿。

一小片月光透過靜室薄薄的紙窗,斜斜地灑落在魏無羨的側臉,剩下的部分則隱沒在黑暗中。

他連伸手再碰一次都不敢。

 

終究是強行把魏嬰帶回雲深不知處。

即使得了那句「含光君這樣的,我就很喜歡」,也無法替自己開脫。

 

藍忘機眼神一黯。

如果少年時期沒有拒絕他那麼多次就好了。

魏嬰一直以為自己不待見他。

再後來,則不相信他的真心。

 

隔了這麼多年,藍忘機不知道為什麼魏無羨突然又回來了,以宛如當年俏皮的神情出現在他面前,還同樣沒心沒肺地吹著他那深埋在心底的曲子。

思君不可追,然而人真的重新出現了,他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天地之大,或許可有供魏無羨躲藏之處。

可,又還有誰能容的下夷陵老祖?

 

藍忘機發現自己正無意識地在床榻上描摹著他的睡臉。

想著此人睜開眼時的模樣。

世人皆道夷陵老祖喪心病狂,有誰還記得他瀟灑不羈、不惜代價仗義執言的那一面?

 

晚間冷泉一事,藍忘機沒再直接抓著魏無羨。

像是不理智地覺得太實在的碰觸反而會讓魏嬰下一刻化作雲煙,嘲笑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一場夢。

只有從手中從衣領間接傳來重量的確認,讓他約略感覺這尚且還不是夢。

 

藍忘機凝視著魏無羨的睡姿,一動也不動。

月光一點一滴地緩步偏斜,將榻上之人一吋吋地照亮。

 

快到清晨的時候,禽鳥啁啾,月色低沉。魏無羨在睡夢中掀翻了被子,手臂也不安份地甩到外頭。

藍忘機輕輕地提起被子重新蓋好,並將他的手臂掖到被子下。

魏無羨睡得很沉,沒有反應。

 

靜坐一整晚,藍忘機並不覺得疲憊,反而思緒更加清明。

 

那是個不曾更改、也不曾說出口的誓言。

即使這會違背了過去所謹守的規條。

藍忘機俯下身子,低聲對睡夢之人說道:

「護你,這一世。」

 

 

一室安靜。

 

 

 

(完)

 

 

 

註定比正文還多的幕後想法: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著含光君半夜捨不得睡或睡不著看羨羨的睡臉這一幕應該很美(炸

動畫的靜室那麼透風(颱風好像很危險),夜晚應該也很美。

 

再來是想自行解釋自己一直很好奇的兩個問題:

 

  1. 為什麼羨羨趴在藍湛身上他沒有那個反應(幹
  2. 為什麼在拆馬甲之前,藍湛都只揪著羨羨的衣領,不是該對他老婆好一點嗎?

 

其中1.的問題我設想的答案是,藍忘機(暫且)沒有把羨羨當成對象,而是意外失而復得、更怕得而復失的珍寶來看待,可以想像成出門路上碰巧撿到以前走失的名犬,很怕一轉眼又跑不見吧(魏無羨抗議想換個比喻)。之後羨羨各種調皮搗蛋才讓他逐漸有人真的回來的實感。

如果文章沒有看出來,那完全是我的問題,我就是覺得怎麼寫都寫不出那種感覺啊嘎。

2點,設想是藍忘機故作鎮定的表面其實不太敢碰羨羨,怕碰的太實了、習慣了,對方又會不告而別突然消失,他可能沒辦法承受。原作中,藍忘機在大梵山抓了羨羨的手腕一次,之後幾乎都是提領子,直到吃人嶺一別後,藍忘機才又重新抓住了羨羨的手,並且接下來就是不肯放手的公主抱了。

我想這跟羨羨認了自己身分又願意待在他身邊有關。

 

我自己很喜歡藍忘機過去因為魏無羨的不願而沒有強行把他帶回來雲深。

我自己的揣想是他不想重走上一輩的老路(讓我私心想著年紀很小的藍湛看著書上描述的父母和樂的家庭生活感到羨慕,因此對一方強迫另一方這種事很反感),所以不願意這樣對待魏無羨。

但這一世終究是違背羨羨的意願而把他強帶回來了,算是違反了他自己的行為準則,所以前文說的規條不只是家規。(當然把他藏回家後還要讓羨羨開心,勢必得違反更多家規了,含光君已做好覺悟.jpg

 

我盡量與前一篇風格近似的《逃跑》所想闡述的內容做出差異,不過看起來還是很難。

寫藍忘機最痛苦的是,很難把從觀眾角度解讀起來很澎湃豐富且強烈的感情,化成與藍二哥哥風格相容的冷靜與隱忍,並同時傳達給讀者。這中間的能量轉移大概會先損失個90%吧,得要用盡量少的字承載非常多意思。

藍忘機內心應該是很篤定、很少迷網、有強烈自己準則的人。

所以我也沒辦法寫太多懊悔啦、詰問啦之類的內心戲。

 

結果我放假一整天就在寫這個還不到一千字?

這產率簡直低的可以啊。

不過發刀子好開勳。

(朋友曰:哪來的刀子?都被你自己吃下去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椒 的頭像
阿椒

阿椒的Slayers與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