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椒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瘋寫XL短文。

你問為啥不寫長篇?

喔因為長篇很難構思啊啊啊啊(痛苦蹲

 

---------------------------

 

「莉娜桑,妳知道賽倫境內有座被譽為巫女修行聖地的靈山嗎?」

 

因著阿梅莉亞的一句話,我獨自來到這裡。絕對不是衝著著名的秋季料理來的,絕對不是。

靠著賽倫公主的關係,高階巫女接受了我的短期居住,並獲得了單人木屋。

除了三餐得和見習巫女們一起吃以外,其他時間都可以自由行動。

呃,正確說來應該是「她們看我吃」啦。

總之!這裡提供吃不完的美味料理!超☆完美露天溫泉!就算冥想時睡著打呼也不會被姊姊罵!提高精神力的修行就該如此啊。

 

早上九點,我懶洋洋地躺在有陽光灑落的溫泉池中,通體舒暢。

手嘩啦一聲撥過池面,莫名懷念早餐的醃漬蘿蔔和蕈菇料理。

我自言自語:

「要是再來些溫泉蛋就好了。」

方說完,原本平靜的水池中央就忽然浮現盛了兩只蛋的淺盤。

「……」

我瞪著它,沉默數秒,然後舉起右手。

「火炎球。」

火焰伴隨熱風一路灼燒到池邊的草叢,以及──

「居然是你,傑洛士。」

「咿呀──」

燒焦冒煙的神官躺在地上勉強發出個聲音算打招呼。

「你給我起來!」

我揪住他。

「火焰球又傷不到你,裝給誰看呀?」

「這……已經列入本能反應了吧。哈哈。」

「不要給我打混過去,說起來除了修行中的女性以外,其他人都不能進入山裡……啊。」

這本體是錐子(?)的傢伙,比起男性的外表,魔族的身分更是大忌吧。就算普通人看不出來,但是這裡可充斥著大量巫女。

傑洛士看是看穿我的心思說:

「要是莉娜小姐把我交出去,我就只好說是莉娜小姐的朋友了。」

看他無辜的語氣……這傢伙居然在威脅我啊!可惡,被人發現肯定會鬧出一大堆亂子,更重要的是,我就無法吃免費的午晚餐,不,是無法待下去繼續修行了!

 

命令傑洛士帶來更多溫泉蛋後,我倚在霧氣繚繞的池邊石頭。

傑洛士被我丟去籬笆另一邊,不許偷看。

現在應該是巫女們的舞蹈祈神時間吧,不過這不在我的研究興趣內,所以乾脆盡情享受泡湯樂趣。

據說這山上有特別的地氣有助於修行提高精神力,這對一般人而言是很難得的。

想到隔壁就待了一個純精神體,我忍不住提高聲音問:

「喂,傑洛士。」

「怎麼了?莉娜小姐。」

「魔族是以生物的負面情緒為食,對嗎?」

「莉娜小姐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隨口問問而已,不想回答就算了。」

唔,為什麼聽起來有點幼稚的感覺?

我只好補充:

「看你平時混在人類中頗自得的,一點也沒有因為正向的情緒而受傷的跡象。當然可能你是高位魔族,神經比較粗,哈哈。」

話才說出口,就覺得一直讓傑洛士出現在身旁的我的神經還比較粗。

 

傑洛士以受傷的語氣說:

「莉娜小姐好過分──

有關魔族食用負面情緒的說法,」

傑洛士拖長了音

「是你們人類提出的。」

「咦?」

「好像是某個賢者的論點吧。」

「那這說法是正確的嗎?」

「對,也不對。」

被籬笆隔著,看不到他的臉,不過可以猜測他一定又正露出戲謔的笑容吧。

「別賣關子了。」

「莉娜小姐,精神世界並不依存你們所在的物質世界,而是獨立的存在。在這個世界的你們很難干擾精神世界,但我們卻可以自由穿梭在這兩個世界之間。」

我沒好氣的說。

「你想說你們魔族比較高級是吧。」

「嗯,莉娜小姐或許可以算是例外唷。

總之,精神體需要生物的情緒作為食物來源,不過是人類自我中心的想法罷了。」

「可是……

「可是我們還是會受某些東西吸引。強烈的愛、憎恨、忌妒、慾望……一般而言,負面的情緒強度往往壓倒性強過其他種類,所以被誤解也不奇怪。

精神力強大的人、或者在意的人,都是吸引我們的理由……啊,莉娜小姐妳有在聽嗎?」

 

我從溫泉中一躍而起。

「糟糕!要錯過高階巫女的祝福儀式了!裡面有一段禱詞是我想研究的咒文啊!」

我抓起浴巾擦乾,匆匆套上保暖的衣物和斗篷。

正要離開池邊,才想起忽略一件事。

「啊傑洛士,我還沒問你,來這裡又有什麼目的?」

對於這些人類的精神力修行,他應該覺得很可笑才是。

籬笆後沉默了一下子。

過一會兒,傑洛士的聲音才傳進耳裡。

輕快的語氣是這樣說的:

「這個是秘密喔。」

 

後記:

Slayers是非常熱情、夏天的作品。

有關海邊的場景就不知道多少。

但是秋冬、或是冷天的山上景緻這類卻很少,能想到的只有TRY的古代龍神殿附近、漫畫超爆魔導傳中碰到菲爾王子那段。

我本來一開始構想是想要描繪一下秋冬山上的感覺,但是不知不覺那些場景就不見了,只剩下泡溫泉而已啊(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椒 的頭像
阿椒

阿椒的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