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著開個比較唯美的年夜車。但仍然十分短小。

紅燭夜,紗帳暖。
昏暗的牆上,是透著燭光投射出一對交纏的影子,朦朦朧朧地瞧得並不真切,也分不清那晃動的暗影是否僅來自燭光搖曳。
層層窸窣的紗帳間,勉強可分辨出一個人的輪廓匍匐在另一人身上,正悄聲訴說些什麼。
雲深不知處的夜總是很安靜,即便過年亦如是。

此間冬日不寒,靜室過往本是多年如一日的佈置,連春聯也未曾染過牆上那一道雪白。如今卻因著魏無羨,藍忘機讓人在寢間內掛上了象徵過年的紅紗帳。
魏無羨看到的時候很是喜歡。他笑著說,什麼過年呢,我瞧更像新婚夜。
他還眨著眼說,這就更像家了。
藍忘機也喜歡魏無羨的喜歡。

紗帳中,一人從另一人身上撐了起來,仰著頭閉眼,隨著規律的律動喘息,似乎在忍耐什麼,又好像是歡愉。
藍忘機摟著他的腰,堅定而持續地往上頂,好似用身上的利器逐漸破開魏無羨身內的柔軟,又時不時在他的臀腿上掐一把,惹的身上之人一陣悶哼。
本來清冷而無甚表情的面上,也因著這紅澄澄的燈火而染上幾分柔軟的暖色。魏無羨見了,輕聲笑著,在他如玉的面上摸了一把,再替他撥開因汗而打濕的黏髮。
檀香的氣息撲天蓋地而來,這本該是讓人靜心的香氣,如今卻像是越發彰顯這人的存在,全身上下被他團團包圍起來。魏無羨貪婪地在他身上嗅了一口,像是撒賴般地,伏在他身上不肯起來了。
藍忘機道,魏嬰。魏無羨趴著懶懶地應了一聲嗯,我在呢,說罷壞心眼地夾了他一下。
微汗的皮膚有些涼,緊密貼在另一人炙熱的體溫,便說不清是冷還是熱。或許這就是家的味道。
魏無羨的頭枕在他胸口,享受這片刻的靜謐。藍忘機知他不想動,也就暫停,由著他撐在體內。
藍忘機沒有問他在想什麼。

過好一陣子,魏無羨睜眼,見了藍忘機那處凹凸起伏的傷痕,右手忍不住划向那烙痕。
藍忘機攬住他的手指說,魏嬰,都過去了。魏無羨低低摁了一聲,藍忘機乾脆將他抱起來,改呈坐姿,繼續方才未完成之事。
下身的挺動由緩逐漸加快,懷中之人的雙手掛在他頸上,隨著他的動作顫抖呻吟,激烈地彷彿一不留神就會被那巨物震飛,兩人交合之處卻緊密地絞纏在一起,鎖合得嚴嚴實實,連液滴也沒流出半點。
好撐,魏無羨說。可藍忘機緊緊按著他的腰,沒有鬆手。
那巨物驚人的頭部鑿開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深處,魏無羨跪坐在他身上,覺得好似被那滾燙的鐵杵撐起了整個身體。腸壁抽搐般地緊咬著侵入的硬物,卻還是止不住被異物一吋又一吋的深入撻伐。
行至激烈處,魏無羨無意識地流下生理淚水,口裡卻說,藍湛藍湛,看我。
藍忘機吻上了他,吸允他的唇舌,讓他所見所聞所感全部只有他一人。在身下那處頂到魏無羨最敏感的那塊軟肉後,又連續掠奪數十下,終於讓愛液充盈在他的愛侶體內。

兩人喘息的空檔間,冷不防地一連疊聲的鞭炮聲響,從遙遠的黑夜綿延地迴盪到靜室,溜入一室的安寧。
睡著了的魏無羨和藍忘機的十指緊緊交扣。
子時了。

(END)


之前被妹子抗議我的車太高能,這次就想改變文風換個唯美一點的寫法試試。
本來這想當第一篇,後續接兩個我手上有的香爐夢境材料(高能預定),但氣氛越來越銜接不上呢,我果然沒有寫車的天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椒 的頭像
阿椒

阿椒的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