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同人封印......結果一不小心就打破了(汗

靈感來自重複看著動畫10-->02話終於發現羨羨在02話末尾換上了官設重生羨的服裝

↑這是莫玄羽原本的裝扮

↓而這是羨羨進入雲深不知處前的樣子

 

明顯的羨羨已經換過裝了,於是我開始浮想翩翩到底是「誰」給他換的

(藍湛:我的)

還有羨羨會不會乖乖換裝?

第一次寫古風系的同人還在拿捏文筆,用了一些廣播劇小劇場的段子,將就吃吧。

 

----------------------------------------------------------------

(上)

 

魏無羨在小蘋果的背上扭了扭,像是坐著也不安份。幾個藍家小輩照著藍忘機的吩咐分別守在毛驢的前方及後方,防止他尋隙逃跑。

藍忘機本人則走在他身側,雙眼平視前方,對魏無羨那不像樣的坐姿分毫不為所動。

 

「含光君,那個什麼……雲深不知處到了沒有呀?」

其實他何嘗不知道從大梵山至姑蘇尚需經過好幾個地界,只是一來裝瘋子挺好玩兒的,二來也想試探藍忘機是否有幾分懷疑這個「莫玄羽」就是他──夷陵老祖本人。

果不其然,藍忘機維持一貫冷淡的語調回答:

「沒有。」

才沒過了一會兒,魏無羨又裝作坐不住,試圖往藍忘機身上蹭了蹭。

「到了沒有哇?」

藍忘機讓開了一步,並沒有如魏無羨預期地丟給他嫌惡的眼神,只平淡地重複兩個字:

「沒有。」

「哎,藍二公子,你都沒有無聊的嗎?」

「沒有。」

魏無羨不自覺地又厚著臉皮朝他嬉笑:

「那含光君有沒有吃的給我呀?」

「沒有。」

魏無羨見逗了幾次都沒動靜,正感無趣,欲伸手去小蘋果的鞍袋掏個蘋果出來啃啃,卻見藍忘機那八風不動的側臉,不由得浮出一股惡作劇的心思。

「那含光君對我有沒有非分之想?」

這本是打著噁心他的心思,想試試含光君近年來的涵養究竟能好到什麼地步,卻沒料到藍忘機停下腳步,吸了一口氣,緩慢地把臉轉向他。

魏無羨突然覺得有些不妙。

藍忘機取出繩子,飛快地往他身上繞了幾圈,靈力低微的他尚來不及躲開,竟是給扎扎實實地縛住了!

「喂,我開玩笑的!有話好好說!不要一上來就動手動腳……哎唷喂,好含光君,不要綁那麼緊嘛......這樣對我這種柔弱男子,你沒有良心的嗎?」

藍忘機拽了幾次,確認綁得夠緊,才說:

「沒有。」

魏無羨似乎從他的回答中聽出很細微的一絲笑意。

魏無羨盯著對方的面孔,想從中找出有什麼不尋常,然而藍忘機已經看也不看他,手持著繩子的另一端,回復到那平靜無波的含光君。

「含光君......

「再多言,禁言。」

這下可好了,魏無羨欲哭無淚,正想胡說八道幾句也只得縮了,內心叫苦連天。

說好的「於情於理,當致謝意」呢?要謝他也不該是把人硬架回姑蘇,捆的像粽子一樣帶著走啊?

這含光君莫不是跟莫玄羽有過節吧!

 

前邊的景儀聽到動靜,轉過身來張大了嘴,卻被思追一把拉回去。

魏無羨開始覺得,早知道就不要在江澄面前對藍忘機胡說八道。苦也!

 

一行人走走停停,總算到了彩衣鎮。

藍家小輩們雖然對這個被藍忘機捆的死死的「莫公子」深感好奇,但藍忘機素來品行端正,對待後輩雖然嚴正但並不苛刻,料想必是莫玄羽幹了什麼事惹惱了含光君,因此誰也不多嘴一句。

 

魏無羨就這樣一路被牽進了彩衣鎮。

說到彩衣鎮,那可是他舊日在姑蘇時逃學的好去處,三不五時就要帶著江澄等人遛來玩上一玩、樂上一樂,划船喝酒買枇杷,鎮上的天子笑更是極富盛名的佳釀。

然而此時重遊故地,卻是過去從來看他不順眼的藍忘機抓著他,頓時百般滋味浮上心頭。

 

好在魏無羨是十分看的開之人,過一下子也就釋懷了。他好了傷疤忘了痛,為了扮演莫玄羽,更是不要臉地開始胡說八道:

「好藍二公子,放開我唄,路上這麼多人,怪不好意思的。」

前邊的藍景儀回頭補了一句:

「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時候?」

魏無羨恍若未聞,繼續纏著藍忘機說話:

「含光君,你打算一直捆著我到什麼時候?」

「那是什麼地方?好多好看的姑娘公子,我們進去玩玩行不?含光君你喜歡姑娘還是公子?啊不我錯了,他們都沒你生的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魏無羨覺得藍忘機好像身形微微一滯,似乎撇過頭,打定主意不跟魏無羨說話。

「別生氣嘛,含光君。不看他們,要不,你看看我唄。」

前邊的藍景儀耐不住,又忍不住發牢騷:

「你廢話不要那麼多成不成?」

「景儀......

藍忘機並不搭理魏無羨,掃了小輩一眼,頓時又是一片安靜。

只有在驢背上的魏無羨不依不撓:

「不理我?不然,我渴了,那什麼水果,藍二公子,你買一個給我吧。」

原以為這句也會跟先前的千百句無聊話一樣被撇到一旁,卻沒料到藍忘機抬起頭,十分認真地看他一眼,說:

「好。」

於是藍忘機逕自走到一個小攤,給他買了一小袋枇杷。

魏無羨懵了,內心開始胡思亂想,該不會含光君打算一路上只答應他一個要求,而他把這個機會浪費在這小事上了?

 

藍忘機拿著枇杷走回來,見魏無羨還被綁著無法接過,有了一瞬間的遲疑。

魏無羨嘻嘻而笑,竟是十分地自在,他腆著臉說:

「含光君,你好人做到底,既然我手不能動,你就餵我吧。」

藍忘機瞥了他,對這不要臉面的要求不置一詞,把枇杷收入鞍袋。

「回去吃。走了。」

說罷便牽起了小蘋果的韁繩。

「那你先放開我啊,至少讓我自己吃嘛!含光君……

 

(下)

 

在這條主要大街上,魏無羨其實是十分熟稔的。

每當他受不了雲深不知處那苦藥似地素飯菜時,會固定跑來這兒的湘菜館打打牙祭,江澄、聶懷桑等人當然也常隨他來,只是藍忘機從來不曾跟他來過。

前邊的戲院,過去有幾個小姑娘很會唱曲兒,而每次魏無羨被藍家的佛經、《雅正集》給炸的雙耳長繭時,也會來這兒找樂子。

距今已廿年沒來,當年那些小姑娘恐怕早已嫁人,旁邊這位當年的小古板也越發老成了,逗都逗不起來。

 

想到這裡,魏無羨順口問一句:

「藍二公子,你娶親了沒有呀?」

藍忘機目不斜視,反回:

「為何有此問。」

「沒什麼,問個好玩。」

藍忘機抬頭盯著他的眼神似乎有些不滿。

魏無羨莫名內心微驚,可能藍忘機覺得這問題有失分寸。

「好吧,沒有就沒有。你別別別一直瞪著我啊。」

藍忘機聽聞便不再看他,只聽得他淡淡說了一句:

「你方才要我看你的。」

魏無羨決定當作沒聽到。

 

一行人在一間衣鋪子外停了下來。

魏無羨從來不曾到這裡。他過去在江家的穿著無論是校服或日常服飾,都是江家請人一併給他和江澄量身訂製。江家把他當親兒子養,給的自然是上好的料件。

和莫玄羽這比麻布袋好上不了多少的破衣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姑蘇藍氏在彩衣鎮誰不知曉,衣鋪掌櫃忙笑著迎出來,見藍家一行人個個衣著翩翩,為首的人更是挺拔出眾,但卻牽著個花驢子,上面還捆著個人,要說是逃跑的罪犯,但其他人卻又連坐騎都沒有,不禁大感奇怪。

 

藍忘機解了他的繩子,道:

「進去。」

魏無羨手足甫得自由,正感暢快,笑著道:

「哎唷,含光君這可是要給我買衣服?那可多謝你啦。」

藍忘機又是一個「嗯」,囑咐幾個小輩們在門外守好,自己跟進去,看樣子還是怕他逃跑。

 

魏無羨心裡偷笑,大大方方闖入女服區,找尋最明亮、最花俏、最俗不可耐的衣服,一件又一件地套上身。

「含光君,你瞧我這樣好看不好看?」

魏無羨找了件大紅色、繡著花鳥圖樣的寬袖裙裝,對著鏡中嘻嘻傻笑。

掌櫃連連搓手,想說店裡來個瘋子,怕他身上原本沾著稻草泥土的腌臢衣服髒了店裡的好貨,卻又覷著藍忘機的臉面,不好發作。

藍忘機靜靜地道:

「別玩了。」

魏無羨不理,還欲拿起一朵簪花,被藍忘機伸手攔下。

「天色不早,尚需趕路。」

 

見魏無羨沒有收斂的意思,藍忘機索性往他後腰一拍,魏無羨暗叫不好,雙腿一麻正要倒下,藍忘機卻單手提著他的領子悠悠地在店裡晃了一圈。

「哎唷我的媽,含光君行行好,不要扯著我嘛。我錯了,放開我成不成?」

藍忘機看了哭得十分委屈的他一眼,竟然也沒給他禁言,由著他呼天嗆地哭爹喊娘。

 

只轉得一圈,藍忘機便指好了衣服,向掌櫃要了間房間,拖著魏無羨一起推進去。

藍忘機解開定身,淡聲道:

「衣服,換了。」

 

魏無羨想了想,他們藍家人最是愛潔,瞧他身上又是稻草泥土又在地上滾過的腌臢模樣肯定是看不順眼,他不知道哪來的底氣,腆著臉道:

「我不換。」

「真不換?」

魏無羨坐在地上,把居高臨下的藍忘機的淡色眼珠看得格外分明:

「要不,你幫我換吧。」

藍忘機哼了一聲,向前走了一步。

魏無羨突然內心浮現個恐怖的念頭:這個雷打不動的藍忘機不再像以前一樣輕易受他撩撥了,要是真的來硬的幫他更衣該怎辦?他過去是脫過藍忘機的衣服,可不想被他也脫回來。想了想便打個顫。

 

藍忘機似是讀懂他的意思,背對他轉過身去,竟是不肯離開房間。

過一陣子,聽得魏無羨不動作,藍忘機緩聲說道:

「還是換了吧,舒服些。」

 

魏無羨這才注意到,藍忘機給他挑的都是上好的衣料剪裁,裏衣中衣外衣一應俱全,跟莫玄羽的殘破絲毫不能比。

一襲窄袖貼身裏衣、玄色寬袖中衣,配上黑紅兩色外袍,這不,跟他過去的裝扮有幾分相似。

魏無羨看到衣服一旁還擺著一條紅繩,不由得一怔。

與他過去所使用的繫繩如出一轍。

藍忘機該不會這是認出我了吧?

魏無羨想了一想,又釋然地笑了笑。

怎麼可能。

要是真認出他,兩人早就打得天昏地暗了,更不可能把他帶回雲深不知處去。

說起來,藍忘機的確曾經威脅要把他抓回姑蘇,但在那之後……

嗯,還是永遠別被他發現,這樣最好。

 

藍忘機聽得更衣聲漸緩,道:

「換好了?」

「還沒還沒,我全身光著呢!含光君,你可別偷看……

轉過身,卻見魏無羨已著裝完畢,十二分地精神,顯然是跟他鬧著他玩。

藍忘機「嗯」的一聲,道:

「長些了點,不過不礙事。」

又道:

「坐下。」

魏無羨不明所以,依言坐在板凳上。藍忘機手伸向魏無羨的頭髮。

「繩子,歪了。」

「欸,是嗎?」

 

(完)

 

習慣性的字很多後記:

好的,沒有大家想看(?)的藍二哥哥幫羨羨換衣的情形,但至少還有幫他綁頭髮。

↑官設重生羨有很漂亮的高馬尾

 

以下發刀子時間:

羨羨的灑潑使鬧其實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表示,說白了就是:我不想跟你們有關係,快放我走。

只是表現方式很鬧很歡樂。

藍忘機也知道,所以耐心地馴服(?)羨羨。

(我還是不覺得藍忘機會綁羨羨啦,不過既然廣播劇都這樣玩了我就跟著寫下去。)

在我的想法中,羨羨再怎麼吵藍忘機也不會給他下禁言術,頂多是恐嚇,除非攸關生死,例如原作中的想對藍大胡說八道。(這算哪門子的攸關生死)

 

羨羨其實不是很在乎身上穿什麼,鬧著不換只是本以為藍家人瞧不慣,但是發現那其實是藍忘機純粹的好意,也是他久違地感受到他人的好意。加上以羨羨視角來說已經很久沒人對他有過善意的表示,所以不知不覺就被馴化了(?

 

有關藍忘機不滿的眼神:

藍忘機並不知道魏無羨忘記了血洗不夜天之後的事,所以對於魏無羨問娶親之事,覺得是明知故問,有點傷心。

我一邊想著會不會OOC,一方面又覺得羨羨從不懷疑藍家人早該娶妻了而有點奇怪,又因為我實在很想調戲藍二哥哥,所以明知有OOC危機還是厚著臉皮寫了。

 

衣服比較長是因為忘機哥哥還是對那186公分的羨羨印象太深,不小心估錯。大體還是很合身的。

 

最後,是給藍忘機的OS專區:

「魏嬰,你的演技真的很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椒 的頭像
阿椒

阿椒的Slayers與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朝
  • 使勁撒潑的皮皮羨太可愛了!!!!!!!
    依照藍家那又臭又長的家規肯定是服裝儀容不整者不得入內XDDD
    另外阿椒寫羨羨跑去女裝區讓我好興奮啊啊!!!!!!!!!
    超想看他穿女裝嗚嗚嗚嗚
  • 以皮皮羨的不要臉程度,穿女裝肯定可以玩得很high然後盡情撩撥藍二哥哥,偏偏藍二哥哥在拆了羨羨馬甲後已經不會拒絕羨羨的任何事了(某疊字詞除外),所以如果真的玩女裝梗,應該會讓所有人下巴掉下來XDDDDDDDDD

    阿椒 於 2018/09/13 22: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