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樣的讀者應該很少,不過還是強烈建議先看完活船三部曲再看弄刺3。

弄刺3有非常大量的活船相關訊息。

 

 

 

 

 

 

 

 

好的,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知道會不會看弄刺。

如果可以停留在後傳,結局懸在那有點遺憾又充滿許多可能性的想像中,也是一樁美事。

可惜作者無意創造一個皆大歡喜的童話,弄刺既然被譜寫出,

身為讀者的我們也只好老老實實地一路陪伴下去。

 

 


弄刺3的上集,老實說……很悶。

並不是說無趣到無法看下去,而是沉在書中浸泡了大半的時光,

發現只得到鉅細靡遺的蜚滋和弄臣無聊的吵架細節、以及更多的花式虐童劇情。

在後傳中,蜚滋有許多角色要扮演、有許多彼此衝突的任務,

蜚滋與弄臣之間有立場問題,所以兩人的低情商吵架冷戰還算可以接受,

而且彼時弄臣還未喪失他獨特的魅力,與正傳相比還更上一層樓。


但是到了弄刺,在弄臣經歷羅頻大媽所有可以想像的最恐怖的折磨後

(老實說我已經覺得太超過),想要弄臣保持在過去的魅力水準顯然是不可能的。

但糟的是,即使此時弄臣與蜚滋的立場幾乎保持一致,

兩人平常相處大概就像小學生一般的幼稚無聊,

講不到幾句好話就非得拿話語當劍往另一方戳刺。

完全找不到在後傳1一開始三人(含夜眼)的默契、平靜的相處模式。


蜚滋和弄臣變的──只有在其中一人陷入巨大危機的極端環境中,

才有可能從他們身上看到英雄般的無私美德,

其他時候……靠,你們真的是朋友嗎?


在看完後傳後再看他們從弄刺2就開始的持續不停鬧彆扭,

忍不住都想戳瞎自己眼睛──這兩人的互信基礎簡直薄如奈米級,

偏偏跟生死有關的大問題卻又能深刻地為對方著想,這落差的鴻溝我只有黑人問號。


再來,有關蜜蜂的部份,書中已經明的暗的給了那麼多提示,

讀者多少都預測出蜜蜂遲早都會到克拉利斯,

那鉅細靡遺地寫出虐童情節到底是為啥……可以要求跳過嗎?

就算是為了鍛鍊她的精技,也包含太多不必要的毆打挨餓受凍描述。

而有關克拉利斯的殘酷描寫,幾乎能濃濃感受到作者深不見底的惡意了,

我在想大概是美國對兒童的法規有相關限制吧,

不然羅蘋說不定也想把蜜蜂丟去地下牢裡玩一番(扶額。


所有從弄刺1開始的鋪陳,總算在3下的時候來個大爆發,

從進入克拉利斯開始就高潮迭起讓人手不釋卷。

然而,在把克拉利斯搞得天翻地覆的過程,

原本停在活船三部曲美好開闊的結局也跟著爆了。

我們知道了溫德洛沒有與伊妲修成正果,

知道那個曾在活船結局中代表海盜群島新希望的小柯尼提死了,

知道艾昔雅再也無法在她心愛的活船中航行。

曾經被琥珀促成的種種又被一一打破……

改變沒有不好,但看到已經認識這麼多年的角色突然面臨劇變還是會感到悲傷。


而在弄刺的最後,還是要讓讀者看完蜚滋最後的結局。

我想到小時候閱讀納尼亞系列的最後一本「最後之戰」,

書裡的教授說:「我曾看著這個世界誕生,倒沒想過會看到它結束。」

本來還以為結局只是要多玩弄一點蜚滋,讓他千辛萬苦才回到公鹿堡面對女兒的怒火,

但沒想到從石柱出來傳到的是精技礦場──看到這裡我想每個讀者心裡都有底了。

 

 

蜚滋和夜眼會在這裡把他們一生的記憶灌注在石狼中。

 

 

這或許是對他們最好、也無可避免的結局,

但看著蜚滋在親人的陪伴下,把他過往的經歷逐一餵進去還是忍不住讓人鼻酸。


看著英雄拋頭顱灑熱血是壯烈的,不成功便成仁的失敗也有破滅的美感,

但看著蜚滋的肉體被蟲啃食、全身淌著血與膿逐漸地被掏空……還是很虐。


當提到石狼容量過大的時候,應該大部份人都能想到弄臣曾經送給蜚滋的多面石雕,

既然這石狼含了蜚滋和夜眼,弄臣跟著融進去幾乎是註定的。


只是到最後關頭竟然是以蜜蜂作為湊合的主要推力,

雖然很符合這兩人平常相處的彆扭的情境,但多少還是覺得很無趣。


一來有些東西說破就少了夢幻的朦朧美,

二來蜚滋與弄臣的牽絆在弄刺中(偏偏是這麼諷刺的書名!)

無論鋪陳還是強度顯然相當不足。

畢竟在後傳中已經達到了劇情的最高峰……再描述都是嫌多。

也因此弄刺3有種難以避免的衰頹拖沓感。

當他們一起進入石狼中,我只有:「嗯,總算啊」的安心感,還不如後傳令人激動。


不過最終看到石狼以夜眼的形貌活動起來還是非常高興。

在過去蜚滋還活著的時候,夜眼為了遷就他的人類習性以及任務

而放棄了太多屬於狼的生活。

這次他們終於可以在夜空中盡情奔馳了,也代表這系列真正走到了回不去的結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椒 的頭像
阿椒

阿椒的Slayers與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