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已經進入尾聲了,高里到底能不能回復呢?雷藏可不可以信任呢?我還能好好地吃上一頓好吃燒不被人打擾嗎?

本集將揭開傑洛士神官服底下的秘密──好啦並沒有這回事,我只是有點緊張在胡言亂語罷了,千萬不可以告訴其他人。

欸等等,為什麼我覺得從異世界回來後似乎時間過了很久?真的不是我的錯覺嗎?

 

Try it again?不、不要再來了啦──

 

 

「儀式的現場,務必要保持肅靜。」

還冒著煙的雷藏(壺型態)在台上夾雜著像是咳嗽般的雜音,一邊對我說。

這裡是雷藏暫時棲身之地的地下室,偌大的空間除了雷藏所在的高台外,就只有泛著螢光色的魔法陣。

「時間所剩不多了,月亮已經快要移到最適合施展淨化儀式的位置──」

「雷藏老師,我有問題。」

我舉起手,指著地面上以我為中心展開的魔法陣。

魔法陣不是傳統的五芒星或六芒星陣,而是以樹狀為基底形成的環形,雖然看不大懂,不過能辨別出幾個特殊的位置分別放置代表淨化的水晶以及作為施法起點的觸媒粉末。高里也置於其中一格位置。

「先不說地下室根本看不到月亮,你之前讓我大費周章取得的東西,那些──」

雷藏似乎看穿我的心思。

「儀式的步驟不能一次全部透露,否則淨化的能力會大打折扣。妳只要聽我的指示就好。」

嗚,我該不會誤入陷阱了吧?

「這是我從某個古老的卷軸中挖掘出的秘術,並加以改良研發的成果。儀式的第一個階段需要妳在魔法陣中誠實回答每個提問,回答的時候不能有半點猶豫,也不能說謊,否則儀式就會失效。視情況甚至還可能加重詛咒或引發其他後遺症。妳明白其中的嚴重性嗎?」

雖然有點心不干情不願,不過還是點點頭。

藉由提問與回答的方式組織專屬於施術者與受術者之間的力量語言,問答的實際內容並不重要,而是通過語言交流讓彼此的魔力波形逐漸同調。這種方法在魔導界雖然不常見,但稍有見識的人也多少聽說過。

既然身上的詛咒非常難纏,那能與之對抗的淨化儀式也非同尋常。稍有不慎,失敗引發的後果非同小可。

 

「那麼請妳順從我的引導,放鬆身心,去除雜念按照我的指示……

雷藏不虧是鑽研秘術的賢者,順著他的音調,很容易沉沉進入冥想的境界。

可惜,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

雷藏的語調突然一轉。

「快問快答第一題!二十二加上十五再乘以十五等於多少!」

「喂!」

「儀式已經開始了不能中斷!請在三秒內回答!」

我掙扎了一下。

5……555!」

「很好!第二題!萊澤爾帝國的政治制度是?」

「元老院!」

「下一題!總隻數二十的魔狼和雙足翼龍共有六十四隻腳,試問有幾隻雙足翼龍?」

連珠炮般地問題讓我無暇思考問題背後的意義,只得專注對拋過來的問題見招拆招。

更誇張的是,奧潔兒會隨著回答的正確與否而舉起「O」或「X」的牌子。

一旦回答錯誤,魔法陣就會隨機向我噴出煙霧、水柱或火燄。

我閃過迎面撲上來帶有蒜味的硫磺色氣體,一邊尖聲抗議:

「等一下!這根本是奇怪的懲罰遊戲吧!」

雷藏用威嚴的口吻向我訓話。

「儀式的設定就是這樣。想要解咒就不要阻撓儀式的進行。否則後果自負。」

──我不該相信這個笨壺的,這絕對是誤入陷阱!

 

隨著題目的進行,問題也變得越來越刁鑽。

「第51題,Slayers聖龍傳說的女主角其真實身分是什麼?」

「這麼古老的遊戲沒人會玩啦!」

「第52題,第一次遇到高里‧加布列夫的情況,請在50字內簡答。」

我盡量精準扼要地簡述當時的狀況,絕沒有對自己當時的機敏、聰慧作過多不必要的描述。

「雖然有些誇大不實……但還是算了。接下來,說說對高里的第一印象?」

「呃──剛開始把他當成自以為好心的路人。」

「現在對他的看法?」

我無比肯定地回答。

「外表看似帥哥,實際上腦內都是漿糊。」

 

「一開始跟高里旅行的理由是?」

「想要他的光之劍。」

「那麼現在呢?」

我愣了一下,光之劍已經被送回原本的世界了,原本答應高里幫他找一把新劍,然而現在有了斬妖劍……

僅僅是稍微猶豫,周遭的魔法陣即發出和過往不一樣、古怪的機械摩擦音,同時空氣中瀰漫著充滿魔力的煙霧。我的皮膚感到一陣緊繃,接著四肢再也撐不住,忽然間地板與我好近──

「痛──」

我的鼻子──直接與地板來個親密接觸。

「啊!連莉娜小姐也──」

「為什麼連我也變小了啊啊啊啊──」

 

雷藏面無表情(實際上壺也很難有表情)地說:

「先前已經說過了,儀式中只要心存猶豫,就會面臨詛咒加重的可能。看來與待解的詛咒相同的懲罰是可能性之一,這是過去都沒出現的紀錄,值得列入研究筆記──」

「這個儀式你該不會從來都沒用過吧──」

我顫巍巍地舉起軟綿綿的布娃娃的手臂試圖抗議。

「畢竟實驗樣本取得很困難。」

雷藏頓了一下,又繼續說:

「安心吧,只要誠心回答問題走完剩下的程序,應該就能回復原狀。應該。」

......

這怎麼想都很不安心吧──

「我知道了啦!繼續下一題吧!」

 

「第65題,旅行中有令妳感到高興的收穫嗎?」

「──」

「第72題──」

「──」

 

隨著回答正確的答案,身體也逐漸回復正常大小。只是稍有不慎,尺寸又會縮水。實在不禁擔憂,等到儀式結束後會不會變得比平常還矮?

 

「第90題,喜歡高里的哪一點呢?」

「什麼……誰喜歡他!」

才說完,魔法陣響起一段相當滑稽的音樂,同時魔法陣的強制效果又──算了,不提也罷。

「儀式不允許說謊。附帶一提,行使緘默權在這裡是行不通的。」

「這個儀式到底是怎麼判定的!」

「抗議無效。儀式繼續。」

嗚嗚嗚嗚。

 

「有討厭他哪一點?」

……總是把我當小孩子。」

「兩個人在一起最讓你覺得心跳加速的時候?」

「──」

「你為他作過最胡來的事。」

「──」

這時候我發現,雖然只是直覺,有些回答可以只靠腦海想像,然後我的魔力就會自然連接上魔法陣,在魔法陣的外圈刻印出一小圈新的圖案。

「同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還會是相同的選擇嗎?」

這一題我也沒有回答。

意外地,魔法陣的強制效果沒有再發動。

「最後一題,妳是否有決心面對接下來的考驗。」

我依然沒有開口回答,魔力像代表我的決心似地在地上又刻下閃亮的圖案。

 

「很好,第一階段結束。」

我呼出一口氣,不得湧出一股自豪的情緒。原本的魔法陣在一問一答間,藉由我與它共鳴的魔力編織出第二圈,一半覆蓋在原有的環狀區域,另一半向外伸展。看來雷藏的法術以及那些亂七八糟的問題是有它的含意。

但雷藏馬上讓我的想法破滅。

「咳……其實第一階段問答儀式的目的只是要引出妳的真心,那些提問都沒有實際意義,只是用來測試妳是否有資格進行第二階段罷了。」

「什麼鬼啦──那你前面問那麼多私人問題是作什麼啊!」

「哎莉娜小姐不知道嗎?這團康活動在我們魔族圈中很流行喔,叫真心話大考驗──」

「不要突然跳出來註解!還有魔族流行什麼鬼團康啦──」

 

「好了好了,接下來要進入第二個階段。」

雷藏的語調更為嚴肅,雖然從外表怎麼都嚴肅不起來。

「準備好了嗎?

我跟著點點頭,第一階段已經很難纏了,不知道會接下來有什麼挑戰等著我。

「第二階段非常簡單,請交出當作手續費的祭品。」

「手續費!?」

「我想,1000枚雷提迪斯公國的古金幣應該就夠了」

 

「前面問了這麼多問題,結果第二關只要收錢?雖然我不是想表示收錢比較好啦。」

「第一階段與第二階段分別代表思想與物理層面的考驗。」

「用錢代表物理嗎……還真是直接。」

「也可以接受支票,或其他形式的債券。」

「你確定這真的是淨化儀式的一部份嗎!」

 

────

 

「很好,那麼我們將進行第三也就是最終階段。」

付了錢之後,地上的魔法陣又多擴張了一層。實在不想吐槽這儀式到底是怎麼運作的。

 

「注意聽。儀式最後一個階段將考驗妳的靈魂、決心,而妳不可以逃避。把『那個』拿上來吧,奧潔兒。」

 

「我說,這是什麼東西。」

眼前奧潔兒展示給我、無疑被稱作是禮服的玩意。深紅色精緻的領口、繁複的垂縐顯示上等質料。

傑洛士在旁邊補充說明:

「這是奧潔兒小姐為妳而製作的喔。以我帶回來的玫瑰染製的黃金列斯達布料,搭配基薩珍──」

「就是那兩個要走我20萬金幣的材料……

雷藏接著說:

「只差把照著圖樣作的蕾絲縫上去,舞衣就大功告成了。」

 

等等等等──

「舞衣?不是普通的禮服嗎?」

「妳應該早就想到了吧。」

我抱著一線希望問:

「給……高里穿?」

雷藏想辦法以一個壺的型態硬是想辦法擠出表示莞爾的聲音。

「不,當然是妳要穿。」

不妙──

「應該不只有穿上就這麼簡單吧。」

「當然不是。妳必須在舞池……我是說魔法陣中跳指定的舞曲,並吟誦淨化用的聖歌,詛咒必然解除。」

 

我腦海浮現之前阿克亞老婆婆對我說的:

『我不知道妳的未來會如何,但想必還有非常困難的挑戰在等著妳吧。相信妳自己。』

……該不會指的就是這個………………….

 

好吧──反正就這麼一次,也不會有其他人看見。至少看見的都不是人。

唉,那就上吧。

 

雷藏見我下定了決心,揚聲說:

「來吧!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迎向妳的終點吧!」

「不要說這種不祥的話啦!」

 

換上意外合身的禮服後,我翻了翻奧潔兒遞上的「歌譜」,不由得無語。

要唱?不唱?

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我在(顯然是看熱鬧的)歡呼聲中,咬緊牙關按照歌譜上的指示開始清唱:

戀愛的女孩最耀眼 我的──

「再大聲一點!」

──想要傳達給你 少女的祈禱

「這邊聽不到喔~」

 

傑洛士你給‧我‧記‧住!

我一邊忍著內心的吶喊,一邊還是搭配規定的動作一句一句唱出旋律。

 

 

(請搭配影片服用)

 

戀愛的女孩最耀眼 我的愛人

心醉的香水 搖曳的夢想

水色的洋傘

希望可以實現 少女的願望

 

浮在夜空中的銀色扁舟

在喜歡與討厭的波間搖曳

小小的胸口倍感焦急

芳心將飛到你的身邊

希望能傳達給你 少女的願望

 

飛吻宛如迴力鏢

單程方向的迴力鏢

 

將會全部獻給你 純潔的我

把心意託付給純白飛馬

希望能傳達給你

戀愛拼圖的最後一片

 

 

好不容易完畢,原以為天花板和牆壁會和過去一樣發出閃光和彩帶,但這回什麼都沒有。

取而待之的是,疊出三層的魔法陣爆射出金光──

然後……

 

 

「莉娜~我說莉娜~」

「幹嘛啦。」

我有氣沒力地臉朝下趴在桌上。

「妳也氣太久了吧。」

半邊綁著繃帶的高里躺在醫療室的床上休息。

「說起來倒楣的是我吧,妳抓狂起來把那個房子整個炸毀耶──雖然我不該意外這種結果就是了。」

我悶悶地回他。

「你都看到了是吧。儀式全部的過程。」

「嗯?沒有喔。我什──麼都不記得。」

這傢伙……

 

回想起來,當時雷藏的地下室──

 

 

「喔喔!很精采喔!!!」

「欣賞了好東西了呢。」

兩個精神年齡都遠超越大叔級別的傢伙分別向我道賀。

然而我大部份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魔法陣上──原先繁複的魔法陣逐漸消失,化為純粹的淨化能量指向盡頭的高里──本來不會注意到其他的聲音。

不幸的是,傑洛士此時偏偏多問了一句:

「儀式的最終階段果然是以純潔的少女心來去淨化詛咒吧。」

雷藏低聲回答:

「不,所謂考驗靈魂與決心的儀式,其實只是需要表現出足夠的恥力而已。想到莉娜小姐的經歷,我認為『少女的祈禱』一曲是最適合的……..

「嗯哼、嗯哼,嗯哼哼哼哼──」

「莉娜小姐!?」

「我聽到了──我就覺得奇怪!一個淨化儀式哪來需要這麼多花招啊!」

 

剛回復人身、看似一頭霧水的高里因著平常訓練出來的反應雷達也馬上進入狀況。

「莉、莉娜,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過還是冷靜一點……

 

「這叫我怎麼冷靜──

玩弄少女心的傢伙都給我去死!!!!!!!!!!死個一千次都不要回來!!!

──DORAGON──SLAVE!!!

 

 

……

……

之後怎麼樣了呢?如你所見,才剛恢復的高里馬上就實行了達布翁醫療設施深度體驗。

因為情緒激動的我,在相對狹小的地下空間中,不小心,連同高里,也,一併轟飛出去了……啊啊(乾笑

至於某個變態壺跟打不死的魔族?嗯還是少管他們為妙。

唉,詛咒什麼的,拜託千萬不要再來一次了!

 

 

 

 

 

 

 

尾聲:

 

那是個跟前幾天無二致、相當普通的早上,距離事件差不多一個月。

「莉娜。」

高里在房門外敲著,然後下一秒就直接開進來。

「這裡有妳的信,說是魔術協會轉交。」

 

我滿腹狐疑地接過來,看著信封背面的封蠟,閃過不妙的預感。

 

莉娜:

我已經從壺先生的錄像看過妳的歌舞秀,看來妳可以一起來我工作的店家打工,這裡還缺個看板舞孃。

PS.帶那個金頭髮的男人回來,我想看看他。

                            姐姐

 

高里大概從我發青的臉色查覺到不尋常。

「莉娜,信裡面寫什麼啊?」

我趕忙把信紙撕碎

「啊~好過份啊。」

「不關你的事啦!」

 

高里沉默一會。

「那接下來要去哪?

「不知道,反正你的詛咒也解除了,就到處去看看吧」

「這樣好嗎?你姐都叫你回去了。」

「你、你偷看了我的信!?」

「沒有啊我只是猜的。」

我懷疑地偷瞄他,卻只得到無辜的表情。

 

「不管啦,我們就去見識沒見過的、沒吃過的,有什麼好玩的就去闖上一闖。」

 

見他笑容滿面的答應我,我也安心了。

這個世界還很大,還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探索。

是吧。

 

()

 

 

 

 

 

----------------我是後記分隔線-----------------------

 

 

終究還是到標題字母T就結束!拖不到字母Z啊!不過我也(早就)沒梗了!

差不多把大部份能用的人物都抓來玩一遍了。

這篇的構想是接在原作小說第10集後、第11集前,從2013年就起筆的東西我也沒想到會拖到2017年,就當作被鬼抓去了吧(心虛

這之間出過一本實體小說本,跟本篇同名的「王子的詛咒」一文只有開頭部份相似,與放在網路上的本篇是相異的設定與發展。前者可以說是後者的另一個路線以及精簡版。

不管怎麼樣,高里拖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在網路版)恢復真是太好了,而且露娜姐姐也(間接)承認他了,可喜可賀。

不過限於我真的不擅長描寫高里,只能想辦法在字裡行間拼命表達高里的靈巧/腹黑之處,如果您有發現言外之音,那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

 

以下開放自作主張的QA問答!

Q:說起來王子的詛咒到底是指什麼?根本沒看到王子啊?

A:構想上是某個去死去死團類型的詛咒,而讓中詛咒的少女付出的代價就是她的____,是謂之王子的詛咒。

Q:標題的Try it againtry什麼?

A:當然是再嘗試跳一次少女的祈禱。

Q:文中出現的Slayers 聖龍傳說是?

A:上一個世紀出的遊戲,沒有正式中文化,我以非官方攻略本譯名稱呼。據說不錯玩。

Q:為什麼莉娜的禮服改成深紅色?動畫中不是粉紅色嘛?

A:這一切都是因為雷藏的喜好。

Q:為什麼雷藏知道那麼多莉娜相關(少女的祈禱、Next的劇情)

A:因為雷藏是變態跟蹤狂。

Q:根本什麼都推給雷藏嘛。

A:對啊雷藏真是萬用……啊我是說魔法萬能。

Q:還有其他坑會填嗎?

A:這個……沒有表定。

Q:好了你可以去死了。

A:謝謝大家(光速逃

 

 

創作者介紹

阿椒的Slayers與奇幻廢言

阿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